陈一冰接受采访。

四年前的济南全运会,微博还没有诞生,四年后的沈阳全运会,各种自媒体已经如火如荼、无孔不入。运动员生性活跃,喜爱交流,微博、微信等自媒体自然令他们沉醉其中,走路、吃饭,甚至睡觉前后,都会习惯性地拿一部手机,不停地刷屏……

当全运会遇到微博,作为全运会主角的运动员们便掌握了话语权,有话要说的他们便变身“吐槽族”,很多料就这么爆了出来。

\

任成远:有人用树枝捅我车轮

任成远吐槽原文:

“如果你们认为用这些小伎俩就能影响到我,那我也不配站到国际赛场去,上届全运会比赛用木棍插我前轮,场场比赛牺牲小队员陷害我,这场比赛连鞋钉都用上了,使用一切手段阻止我,却忽略了苦练实力,嫉妒者把精力都用在别人不断上升的过程中,如果把精力用在培养下一批人才上,算为中国山地车发展做贡献了。”

吐槽解析:

本届全运会,任成远可谓荣誉与委屈并存。

在山地自行车女子比赛中,因伤休战两年的任成远先是被媒体挖出了休战的原因:因服用禁药被禁赛;随后,又有云南媒体质疑其全运会参赛资格有问题,认为他取得全运会参赛积分的程序不当。

其实,作为中国女子山地车的代表人物,世锦赛冠军、亚运会冠军、北京奥运会第五名……只要有任成远参加的比赛,国内其他选手几乎就不会有夺金的机会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任成远成为众矢之的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据说,这次全运会,有9家省队联名上书自行车击剑管理中心,质疑任成远的参赛资格。

而且,任成远的被围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正如任成远所说,上届全运会,就有人在赛道上插她的前轮,也有车队利用一些没有希望夺牌的小队员陷害任成远。

至于任成远爆料的鞋钉的事情,现在已经无法核实,但既然木棍插车轮的事情都能发生,那小小的鞋钉也就算不上什么阴损的招数了。

陈一冰:体育局领导整我

陈一冰吐槽原文:

“因为没有代表天津体操队比全运会,从那一刻起开始觉得自己好像被抛弃了。天津队没有人再联系我,呵呵!我只是想为天津做更多的事!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?求解!

“(说这些)会得罪人吧!从没有怀疑过自己,也不怕什么,就是说实话,估计会有整我,没关系!”

吐槽追踪:

\

 原中国体操队队长,堂堂奥运冠军,陈一冰怎么也会抱怨“被抛弃”呢?

有记者电话联系了陈一冰,陈一冰透露隐情:“我这次退役不仅是因为伤病,主要是因为被孤立,上半年我被天津队选中参加全运会,随后的全队的聚餐都没有人叫我去把我孤立了。就说这次全运会,天津连张票都不帮我要,还是黄导(黄玉斌)帮我要的票,后来大连竞委会帮我作的证。”陈一冰还说:“这次来大连给家乡队伍比赛,所有费用都是我自费解决的!”

陈一冰在微博里提到:“会得罪人吧”,到底会得罪谁,陈一冰经过多次考虑最终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,他就是天津体操队领队姚洪臣。

“我这个人很简单,不会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,但是领队的一些做法太让我寒心,我伤病之后,他几乎不过问我伤得如何,怎样去康复治疗,他只是在问我能不能比,一次在北京他语气生硬地对我说:‘你到底能不能比,不能比我们不等你了,有别人!’我不是跟他赌气,我觉得老队员奋斗这么长时间,作为领队更应该关心我的伤病问题以及后续康复,但他(指姚洪臣)不闻不问!”

对于自己未来打算,陈一冰坦言,“如果4年后全运会,天津需要我,我仍可以出战。”

赛马选手:马比人金贵

上海某赛马选手吐槽原文:

“马儿还有兽医,人却没有医生,伤不起啊。”

\

吐槽解析:

在赛马赛场上,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就是:马儿膘肥体壮,骑手则身形消瘦。其实,这也很正常,赛马强壮才有好成绩,骑手瘦小才能不成为马儿的负担。

但是,这次全运会,有些赛马选手却吃起了自己坐骑的醋。一位队员表示,在所有参加全运会的运动队中,赛马运动员的条件是最艰苦的,人和马没有得到公平待遇,马有兽医,运动员却没有医生。

的确,记者在全运会官网中找到《第十二届运动会马术比赛补充通知》,其中特别有关于“大会兽医”的描述,而且是和技术官员、裁判员、赛事监管人员等平列,作为比赛的关键要素之一出现,可见,兽医是相当重要的。

“马匹多的时候,需要两位兽医,全职负责马匹的健康。”广东马术队领队潘玮告诉记者,毕竟一匹马动辄几十万、上百万元,“饲养员、兽医都是日常生活中重要的部分。”

和马相比,骑手在比赛中作用相对次要。在全运会上,马术比赛是唯一采用男女混合赛的项目,因为性别的因素对于比赛并不起到决定性作用。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殷小平 刁勇 张晨瑆(沈阳今晨电)

本文链接:任成远陈一冰纷纷爆猛料 微博成就全运-吐槽族-

上一篇:亚冠生死战中超遇韩流 吉鲁两强背水一战期待爆发

下一篇:中超预备队综述:鲁能遭赛季首败 广州双雄战平